生死南京的人性随想-新闻网

2019-04-15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生死南京的人性随想-新闻网
生死南京的人性随想



点击数:加入时间:2010-05-31


沉重的“南京”及庞大的“屠杀”,让《南京!南京!》从拍摄到最终的杀青到审查到上映,一路扬起艺术、政治、民族情感的烟尘。影片闭幕,焦土沉降,眸子清亮,溢出百感交集的泪水。视线朦胧中,中国民众的抵抗意志和一位日本普通士兵的精神挣扎的主线若隐若现,鲜活人物铸就的节点岿然耸立。国殇的烘烤下的热血分外灼热,面对那个黑暗、暴虐时空中走出的真实的人,多少还有些犹疑与不安。
曾经小心翼翼的打开尘封已久的1937年12月南京之门,看到了荼毒生灵,看到了人间地狱,看到了任人宰割鱼肉般的受害者,看到了十恶不赦魔头般的侵害者。迷失于晦暗的沉痛,却不料南京城中还高悬了一扇窗,静静流泻人性涓涓细流。《南京!南京!》就是为那些“人”正名的窗户,透过它,看到栩栩如生的受害者,他们在自然的抵抗、本能的求生;看到鲜活丰满的侵害者,这部分人在不断的彷徨、持续的痛苦。
有敏感人士认为影片打着人性的旗号模糊战争的侵略本性,是不分正义、毫无立场的泛泛地为战争之苦而呻吟。其实这些批评者反而应受到批评,他们将该影片小切角的日本兵角川扩散成观察整个侵华战争者的瞭望塔,把单个的角川代替六万侵略者,恰恰曲解了创作者的本意。陆川正是将镜头对准当年良心发现的少数,正视他们的存在,发掘他们存在的善的价值,展现他们的人性。由此全面反思这场战争,不否认受害者的复杂民族情感,不回避侵害者的历史缘由,不制造双方后辈们的新仇恨。
角川不再只是愚蠢、凶残的化身,他一方面双手沾满鲜血,另一方面充满爱情希冀与纯真;他一方面衷心履行皇军职责,另一方面彷徨于心中的良知;他一方面癫狂的向前冲杀,另一方面沉默的退守人性。他活着比死更痛苦!导演排除重重困难,将这个侵害者面目还原,一方面从本来的人出发,尊于历史真相,让观众知道推行惨绝人寰大屠杀的不是非人的魔鬼,而是嗜血的真人,揭示侵害者角川等日本兵人性的疯狂与反动;另一方面,从共通的人入手,打开反思战争之门。通过描绘角川因战争的困惑、扭曲、恐惧、痛苦、灭亡,表明战争对双方都有损害,拉近双方心理,为共同的追溯提供共通点,为共同弥补人性的残缺提供共识处。
战争使日本兵角川人性扭曲变态,他经历恐惧、困惑、痛苦、沉默而步入死亡。他恐惧,有时对抵抗军队惊恐,有时对广大民众惊恐,有时对血淋淋战场惊恐。他困惑,他在观察着、体验着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的摩擦,他在一边参与侵害,一边受着良心的质问。他痛苦,他试图从知识中寻求解脱,反而落入理智、人性的囚笼。角川痛楚的看着唐小妹半是疯癫半是凄婉的哼唱越剧小曲,痛苦的目睹纯洁遭受玷污,美丽凄惨凋谢。
他只是个卑微的士兵,他什么都改变不了,困惑痛苦之余,只能沉默。他在军队中奉献了处子之身,默默的埋下了对爱情的一点梦幻。他可以做的只是羞涩的看着百合子,只是傻傻的说要娶她,只是送日本风味的清酒、糖果。但百合子终归只是慰安妇,她可以有感动,但他们之间没有爱的可能,她仍然不得不默默充当士兵泄欲的工具。最终百合子只能被摧残而亡,赤身裸体被抬上一辆板车,被当做一个物件运走,除了角川静静注视外其他人熟视无睹。百合子脚上的铃铛幽然作响,百合子不在,角川呆立一旁……
角川开始经受不住这样的压抑,他内心的迷惘、深层的痛苦在百合子之死达到高峰。在姜淑云要求其“shoot me”时,他紧张考虑片刻后,举枪将其击毙,把自己推向了厌世的深渊。姜死得完整,角川的精神世界却被击得分崩离析。他目睹了所有的残酷,他震动于他人的闪亮人性,他经历了爱情的割离,他亲手摧残美丽纯洁。他的精神世界已经没有支柱,他找不到忏悔的教堂。最后他除了放掉父子以求灵魂的救赎外别无他法,恐惧、困惑、痛苦吞噬他的灵与肉,他只能在沉默中以自刎放逐自我。
我为角川卑微生命而叹息,也对战争的本质有了更深的认识:侵略战争无疑是给被侵略方带来深重的灾难,同时也扭曲了参战者的心灵与身体。但无论如何,角川仍是侵害者、施暴人,他必须受到谴责!他必须道歉!再度追溯,到底谁应该为这种战争负责呢?导演似乎将其归结为天皇精神、整个军队群体,有将战争的灾难莫名其妙的推回战争头上去之失。同时,关于角川的训练、日常生活情节渲染得过于正常,容易让观众丧失对其“侵害者”的前提判断。
人性光辉普照人间大地,侵害者当中尚且有角川的例外,受害者自然不应再是被屠杀者、任人宰割鱼肉的面目。导演披荆斩棘,把大屠杀中的一片混沌,全是脏污的面目一一洗涤,他们脸庞逐步明晰,上面写有“抵抗、坚毅、隐忍、苦难与真实”,正义凛然的申明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立场。
黑白的影像中有太多的刀光剑影,陆剑雄就是如剑一般锐利的英雄。他眼中布满的是愤恨血丝,充斥的是坚毅、不屈的利刃。他和战友们坚守在金陵的废墟之中,进行惨烈的巷战对抗,守住了那座孤城中更孤独的军人荣誉。陆与小豆子娴熟的递接手榴弹、相视一笑,陆拍拍孩子的脑袋等都传递了战争状态下温暖的颜色,却也透露出深层的心酸:一个如此幼小的孩子就要面对残酷的战火,还要经历九死一生。他们无奈投降,他们高呼“中国不会亡”,站着牺牲,他们视死如归、正义凛然、死得其所。铮铮誓言在南京空旷上空久久回荡,在石头城的阴郁冰冷冬天,点燃炙热的希望火种。拉贝先生以国际主义、人际光辉庇护着数十万的难民,无论史实如何,我们都不应忘记他。不过说到底,南京大屠杀是中国的国殇,当时真正能救自己的人只有自救者,现在要走出国殇的哀伤同样只有依靠自强者。
创作者对姜淑云、小江、唐太太、小妹等女性作了伟大化的颂扬。姜淑云是金陵女子大学老师,后协助拉贝等人在难民营中担当救援责任,以女性柔弱之躯保护着更多的女性,以平民身份拯救了众多手无寸铁的平民。她指控与强忍日本侵害者的暴行;她跪求侵害者归还掠走的女士;她拼命阻止日本兵在难民营枪杀无辜;她据理力争难民营的生存地位;她痛苦的看着小江等女士被带走;她一次次奔走在生死一线间。“姜老师”和拉贝先生一同成为那个难民营中活下去的信号,她救了很多人,却无法救自己,当她试图多救一个人时被发现了,终陨命于枪下。她忍辱负重,眼睛看着远方,凝重的眼神满是坚定,她身披黑暗执著光明,她相信南京的明天,相信民族的未来。她生为人杰,死为鬼雄。
小江曾从事的是卑贱的职业,但为换取难民营的粮食、过冬用具,其自愿充当日军慰安妇,反向的突出了一个风尘女子坚韧的博爱人性光辉。在那个空旷仓库中,她坚定举起一双晶莹之手在黝黑天际划出最亮丽的光泽。其自我救赎、对他人之拯救,在举手间无声的升华,无息的浸润了所有人的眼眶。唐太太,一个清高的江南少妇,经历着种种的灾难与恐惧,在分别时,任凭铁丝网的扎刺,强韧涌动隐忍、克制、依恋、痛苦、哀伤。她为保下胎儿而远行,一路滴下血的印迹,在南京这座生死之城,铸就母性的光辉与希望的艰难。与此同时,创作者将女性为温柔、贤惠、包容、柔弱等特点放大到极致,虽然给柔弱赋予了力量,但仍未突破传统的性别框架,一定程度反映了创作者相对固化的性别意识。
金陵城破,敌扬长而入。不设防城中的居民成了这个国家最不幸的弃婴,他们都是无助的小人物。其中以希望保全生命于乱世的人为主,他们又以唐先生为代表。范伟演绎了一个图自保、存幻想、较胆小、略狡黠、挺善良、很平凡的普通人物。经过日本兵频繁骚扰、拉贝先生离开、小妹被抓走、女儿被当场摔死,他起初的满心幻想逐渐瓦解。他想通过出卖同胞,充当汉奸,换取良民证来求得一己的生存。但看到众多战士、无辜的人被枪杀,他良心受到谴责。而且最终他的小妹终于未回来,夫人离开南京,他已经没有家,没有现在生存的意义。唐先生换下一名军人,留在南京,喃喃有声的说着其老婆又怀孕了,走上不归路。
这样的小人物还以一些脸谱出现:怕死的小豆子他爹、求姜老师救他的戴眼镜的先生及那些被驱赶、逮捕、屠杀的人们。他们都各有个性,给人深刻印象,不过结尾处,孩子及其父亲表达希望的笑声过于喧闹与轻松。生也好,死也好,生命是平等的,他们何其无辜啊,幸好,他们在该片中得到关怀。战争带给小人物的残酷与创作者赋予小人物战争下的关怀,两者碰撞出荧幕的火花。
生死之城,孙中山雕像轰然坠地;生死之城,300000刻入华夏脆弱神经;生死之城,真实的人性包容其中。
(卢加明)
编辑:贾爱平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2019年香港马会资料大全,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公开 版权所有